专访谷歌CEO佩奇:乔布斯憎恨Android只是作秀

首页

2018-10-26

谷歌CEO拉里·佩奇北京时间4月5日消息,谷歌CEO拉里·佩奇(LarryPage)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苹果憎恨Android只是为了作秀,借助明确的竞争对手团结一心。

但他认为,不应只盯着竞争对手,而应该着眼于各种潜在可能,让世界更加美好。

以下为采访摘要:问:当你出任CEO时,你的目标之一是明确Android的责任和决策,并将它从公司的其他部门抽离出来。

这个目标实现了吗?答:我觉得我们完成得很好。 我们很多年前就对Android、Chrome和YouTube下了赌注。

这些都是长期赌注,而且都很成功。 一切都在保持疯狂增长。 我们最近又新增了一项,那就是Google+,这显然也是一个长期赌注。 这项业务现在推出还不到一年,但表现很好,远超我们的预期。

人们有很多担忧,我们会逐一解决这些担忧,但我们的确开局很好。

我目前在Google+上有200多万粉丝,有人比我更多。 这带来了真正的用户参与,所以我对核心Google+网络的的增长很满意。 这并不是说它今后将超越其他所有社交网络,这不现实。

但它增速更快,超过了其他服务,我对此很满意。 问:在当今的科技行业,苹果、亚马逊(微博)和Facebook这样的大企业似乎都不愿意彼此合作。 为什么会这样?答:大企业一直都需要在一些有意义的领域合作。

我估计出现了一些重大而古怪的变化。

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在网络中传递实时信息,而且努力与AOL展开了合作,将GoogleTalk与AIM进行了整合。

最终完成了大量技术工作,而且的确有一些用户受益于此,但我不确定这是否值得。

我只能凭我自己的经验说,这种事情这有点难。

问:谷歌曾经是一家绝对的搜索公司。

但现在的谷歌是什么身份?答:我认为,首先得明确搜索公司究竟是什么意思?我的意思是说,无论那时还是现在,我们的灵魂都未改变。

我们一直都希望利用先进技术帮助人们获得更好的生活。 很显然,我们的使命是组织全球信息,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使用。

我认为我们可能忽略了一些人的因素。 问:从你内心来讲,你果真认为值得进军社交网络领域吗?答:绝对值得。 最令我振奋的在于,你终于可以搜索人了。

以前根本做不到这一点。 我们可以在搜索某个人时提供他的照片,今后还将改进。

我们可以凭借Google+实现这一点,这很重要。 问:摩托罗拉的交易尚未完成,但能否透露一些计划?答:我很难再说什么了,我之前就表示过,这个机会令我们非常振奋。 我们看到的是,这些了不起的设备能放到你的口袋中。

每当我得到一款新手机,都像是在圣诞节收到礼物的孩子一样高兴。

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,拿到新手机时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使用互联网或电脑。

问:专利在摩托罗拉的交易中发挥何种作用?答:我们自己其实也已经有很多专利了。 我们从没有用这些专利打击过任何人。

例如,我们显然拥有很多搜索专利。 我们没有利用知识产权起诉他人,但照样获得了一些成功。

所以对我们而言,整个行业的诉讼越来越多令人难过。 太多的资金花在律师和其他事情上,而没有用来为用户开发伟大的产品。 我认为,当一家企业进入到生命周期的尾声,或是对自己的竞争能力没有信心时,通常会采取这种措施。 问:有没有一款令你满意的Android平板电脑?答:我很喜欢用我的三星平板电脑。 我以前用过摩托罗拉Xoom,也很喜欢。 这些产品的体验都很不错,但今后还会大幅改善。 现在还处在发展初期。 问:有报道称,谷歌可能推出自有品牌平板电脑,并直接通过互联网向消费者出售。

真的吗?答:我不能对传言发表评论。 问:与最初十年的发展相比,谷歌现在似乎丧失了一些引领趋势和创新的能力。 你是否有所担心?答:不,我根本不担心。 你知道,我们的规模比十年前大得多,所以有更多资源。

我们的所有成功几乎都经过了很多年的努力,有些甚至是在我们创业前就在斯坦福从事了多年的项目。

这些项目不是一蹴而就的,需要时间。 我们显然没把计划说透,因为我们希望小心行事。 但我们并不担心缺乏干大事的雄心。

我们很专注。 问:你现在还会从谁那里吸取建议?埃里克·施密特(EricSchmidt)和塞吉·布林(SergeyBrin)显然可以提供建议,但公司外部是否有你的良师益友?我听说麦克·布隆伯格(MikeBloomberg)会定期与你沟通?答:是的,我从他当纽约市长的过程中吸取了一些经验,所以也希望应用到谷歌。

问:苹果最近宣布派息,你是否考虑过派息或回购股票?答:我想苹果比我们有钱。

我们现在还不会宣布这些计划。 问:人们最近开始批评你们的价值观。 例如,在与Facebook或苹果竞争的过程中,你们是否在牺牲15年前对用户做出的承诺?答:显然没有。 为用户开发最优秀的产品一直都是我们的首要任务。 我认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

我们希望更好地获取数据,但却未能如愿,这让我们很沮丧。

互联网正在向着封闭的方向发展,我们曾经努力推广互惠互利的合作。

Facebook导入了很多Gmail地址,但却不肯导出任何地址。

他们甚至声称用户不拥有数据,这太荒唐了。

你可以将所有的Gmail联系人导入Facebook,但当你要导出时,他们却不让你这么做。 这显然是为了竞争。

问:沃尔特·艾萨克森(WalterIsaacson)撰写的《乔布斯传》提到,你出任CEO时曾向乔布斯寻求建议。 我知道你们在Android上存在分歧,但作为一个良师益友,你从他那里学到了什么?答:我认为Android的分歧其实是为了作秀。

我与乔布斯有联系。 我不能说过去几年我们在一起待了很长时间,但我会定期与他见面。

有趣的是,都是他主动要求会面的。

他给我发邮件说:咱们一起聊聊吧。

我说,好,我这就来。 我们沟通很顺利,而且一直都是如此。

他病得很重,但仍愿意抽时间与我谈话,这让我倍感荣幸。 我知道他当时更想跟家人在一起。

他对如何运营一家公司有很多独到的见解,这也是我们的主要话题。

问:等一下,你是说对Android的愤怒只是作秀?答:我认为这符合他们的利益。 对很多公司而言,找到明确的竞争对手并团结一心是很有用的。

我个人认为目标远大一些会更好。

不应该只盯着竞争对手,而应该关注潜在的可能,让世界变得更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