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白酒2018中报看到了什么

首页

2018-10-05

2018年上半年,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实现产量达到493万千升,营收规模为2865亿元,净利润则达到了631亿元,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了%、%、%。 从上市酒企看,19家上市白酒公司(剔除顺鑫、维维)2018上半年收入1053亿元、17家扣非利润344亿元,分别比上年增长了%、%。 对此,庖丁解酒向《华夏酒报》记者分析,这说明白酒行业总体呈现出两个重要特征:白酒行业的净利润增速,明显快于行业的营业收入、产能增速。 这表明整个行业的产品结构在优化,产品向中高端集中、经营向要利润转变。

其次,19家上市白酒企业,营收、净利两个增速明显快于整个行业的平均水平。

这表明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酒企对白酒行业的贡献更大,表明白酒行业集中度在提升,向龙头企业集中。 阵营之间在固化。

尤其是前两大阵营,即从第二阵营向第一阵营、第三阵营向第二阵营取得座次突破的酒企,暂未出现。 他对《华夏酒报》记者表示,同时,阵营门槛在变高。

第一阵营的门槛,由年营收超100亿正向年超200亿提升;第二阵营的门槛由年营收60亿正向100亿提升。 这一切或许说明,白酒行业的深度调整在走向一个新阶段:分水岭逐渐到来,由此行业再向新一轮的格局重排和固化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高端营收占比和利润表现水平,或是新一轮竞争格局发展到最后的强大武器。 相比以前只看营收这个盘子,未来,高端产品带来的利润竞赛,或许更具有决定竞争的意义。

庖丁解酒认为,尽管近四年来,很少有能跨越上层阵营、突飞猛进的酒企,尤其在前两大阵营。 不过,结合2018半年报及线下酒业市场,酒业还是有一些新的变化。

首先是顺鑫现象。 在他看来,顺鑫农业旗下的牛栏山,超越倍受资本市场关注与追捧的古井贡、山西汾酒,以亿元排第二阵营头名,更可怕的是,或手握有近28亿的预收款项。 因此,他提醒业界:不可小觑牛栏山的崛起,其代表的绝不是消费降级,恰恰相反,我们认为是消费升级的佐证。

是低端酒快速完成产能集中度提升、品牌全国化的过程,低线市场、低端消费,也讲品牌、讲品质、讲性价比。

这一背后,我们更可以引申关注小酒现象。

郎酒、江小白在快速崛起,郎酒在抢占全国最热销的小酒的心智定位。

江小白主打的也是100ml小瓶。

在其他走小酒形态、青春路线的小酒都没什么起色下,江小白已成该领域的绝对王者。 不过,行业的掉队现象也非常明显。

综合年度及半年度,我们发现企业掉队现象多了,金种子陷入了泥潭,酒鬼酒刚刚缓了口气、青青稞酒多元化受阻、维维股份酒业板块在萎缩(亏损之中)、舍得高端化或暂成效不明。 这或许说明二三线白酒企业的发展正面临内外的多重考验。

编辑:王玉秋。